上海新科王建教授,上海新科医院王建教授,上海新科赵恢富教授

2017-04-28 来源:兰州晨报

原标题:上海新科王建教授,上海新科医院王建教授,上海新科赵恢富教授

等基本定型了再考虑转型。 ”在沈腾心中,喜剧并不是他最想表达的,“我最喜欢的是好莱坞正能量的青春歌舞片,最后有个大团圆结局。 第二喜欢黑帮片。 喜剧都排到很后面了。   喜剧创作。   个性取胜 被开心麻花看中。   沈腾与开心麻花的缘分开始于毕业时的一次面试。 “毕业时,我们班有个女孩拿来开心麻花的剧本。 我是个笑点比较高的人,还有点阅读障碍,看东西容易走神,但这个剧本特别抓人,我们就去试戏。 有个喝二锅头的戏,我也傻,没提前把二锅头换成水,结果就给干了,之后就‘漂’了。   沈腾自称不是考试型的选手,面试成绩不出众,以“个性”取了胜。 “试戏之前我整个人几乎是‘躺’在椅子里休息。 导演来了我也没起,‘横’着跟导演点了个头。 后来他们说,这小子挺有性格啊,应该是性格演员,可以收了”。 沈腾说,开心麻花是一个简单的集体,没有那么多名利和纷争,像个家,“大家说话没有顾忌,开的玩笑挺过的也不往心里去。 铜臭味少,大家都没有功利心。   错误认识 以为喜剧就是“笑”。   卓别林是沈腾心目中的喜剧大师,沈腾说,他在不同的阶段,对喜剧有不同的认识。 “最初我在开心麻花执导话剧时,会为了笑不择手段,如果故事跟包袱打架,宁可砍故事也不砍包袱。 后来,《夏洛特烦恼》的编剧和导演闫非、彭大魔给我很多启发,喜剧不见得要从头笑到尾。 再后来,看卓别林大师有营养的喜剧,发现自己的认识变化了。 最早看卓别林喜剧,我是找‘笑点’,现在回过头再看,觉得经典的还是讽刺、批判的东西。 留得住的东西一定不是一笑而过的。   讽刺的度 得创作者不要脸地试。   有人说,笑中带泪是喜剧的最高境界,而在沈腾看来,是讽刺,但是掌握讽刺的“度”是相当难把握的。 “�`着脸每次创作都稍微过一点点。 一点一点去试探,我觉得这种‘不要脸’是每个创作者都应该坚持的。 ”除了坚持,还有对于作品质量的高标准,“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排话剧,6点半观众该入场了,我还没排完呢,始终觉得剧本差点什么。 领导劝我,你先把60分的东西演了再说,我就过不去这个坎儿。 当时,观众在门口排长队,我们在里面磨戏,7点排满意了,我们才开演。